当前位置:首页 > 老干部风采 > 往事回顾
见证精彩——(吕学玲 淄川区原广播电视局副局长)

    我小的时候经常听大人们念叨“楼上楼下,电灯电话”,看来那就是他们梦中的天堂了。而此后我们亲历的现代通讯技术带来的一切,不知比他们梦中企盼的这种理想的生活高了多少倍!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听上辈人说,我们村五十年代末就有了电,因为我们那里属于矿区,所以电来得比较早,而那时农村大部分还没有电。我出生于1962年,后来听老家在淄川东山里的同龄人说,他们上高中的时候还点着煤油灯看书呢,大约在七十年代中期或七十年代末各村才陆续有了电。与同龄人比,我常常觉得很幸运。不过,那时候设备、技术及供电量等可能都欠缺,所以经常停电。停电的那种感觉真不好,好像四处都是墙,一不小心就撞到了墙。煤油那时候叫洋油,停电了还得点上洋油灯,大人小孩围着一个油灯做活,鼻孔常常被熏得乌黑。手电筒一般家庭买不起,有工人月月能开钱的人家才可能有。 有电和无电是两个世界,有了电,这个世界好像一切都有了希望,它真的把这个世界照亮了!后面我将要说到的一切变化,都与电有关。

大约五六岁的时候,听我本家的一个爷爷说,大队要安一个什么机器,安上以后在大队部说话,在家里就能听得真真的。我虽是小孩子,但对这个说法却一点儿也不信。你想,大队部在另一个自然村,离我们村差不多二里路,怎么可能?现在想想那时候因为见世面少,真是没有那个想象力,还以为是大人逗着你玩呢。但过了几天,这件事变成了现实。大街上老槐树旁竖起一根高高的电线杆子,上头安个大喇叭,大喇叭一响,里面那个声音好大,真把人们吓了一跳。喇叭一天三时定时播放歌曲或新闻,有时候歌曲突然停下,听里面有人对着话筒吹两下,然后便听里面有人喊:“社员同志们请注意了……”那时候人们管大喇叭叫“喇叭头儿”,因它一般会定时响,在买不起钟表的年代,它也起了个钟表的作用。有时候喇叭一响,大人就说,快点,快点,喇叭头儿响了,该做饭了,该喂猪了…… 没过几年,大约是70年代初,小喇叭开始普及,家家户户有了神话传说中的“顺风耳”。我家的小喇叭安在里间靠窗的墙上,小喇叭一开始广播,大人小孩就都赖在里间的坑上不出来了,手头上缝着衣服的、拣着粮食的、择着菜的,都想办法拿到里间去做。小孩子们常常因为争地盘而争吵不休。

小时候,看我母亲这一辈人成年累月日夜劳作,她们的日子真的就是“熬”。她们不但要去生产队干活,而且还要打发全家人的肚皮,让全家人能吃上饭。那时候主食是煎饼,如果家里有七八口人,就得整天推碾、推磨、摊煎饼,白天黑夜累个半死。记得胡同头有一盘碾,谁家要推碾,一般是头天晚上就把个破苕帚疙瘩放在碾棚一边排上号。半夜三更,碾棚里往往就有人在忙活了。那时候麦子产量很少,交完公粮也只有过年过节能吃上一顿白面。用石碾粉面,要一遍一遍地推、一遍一遍地用罗子筛。

大约五六岁时候,听人说有一种机器,可以代替石磨磨粮食,一袋玉米几分钟就粉碎完了。乍一听人们又是不信,可没过几天机器真的运来了,机器安在村东头的庙上,安的时候正好下过一场雨没法出工,小庙里里外外围满了人,他们都是来看西洋景的。最高兴的就是那些大娘大婶们,她们的眼睛都亮了,脸上一扫往日的阴霾,嘻嘻哈哈笑闹不停。有了电磨,她们觉得成年累月累死累活的日子该结束了,以往她们经常发牢骚,不知道这苦日子什么时候熬到头,如今她们觉得有了出头之日了,这简直是又一次妇女解放!从此后,大宗的粗粮和麦子都去了电磨,只有小宗的杂粮还在石磨上磨一下。

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,我从师范学校毕业参加工作了。有一天回家,听母亲说,西邻家买了电视机,都去他家看小电影呢。母亲拉我去看热闹。还没进院子,就听有人说话,不是乡音,像电影里的声音。果然是一个小小的屏幕,有人影在活动。再一看,黑压压一院子的人。人们一边摇着蒲扇,一边聚精会神地盯着屏幕。因为来看电视的人多,主人把电视机搬到了院子里。冬天的时候,有人也忍不住电视的诱惑,整天赖在人家炕头上蹭电视看。这种情况持续了一段时间,慢慢主客都觉得不得劲又离不了电视机的时候,各家各户也都省吃俭用千方百计买电视了。那时买电视不容易,光有钱还不行,还要有券,要找关系才能买到。一直到九十年代以后,电视机的供应充足了,市场也逐渐放开了,家家有了电视机,人们可以舒舒服服坐在家里看电视剧,不用再跑几里、十几里路去看露天电影了。过去矿上有电影院,看电影的人挤破了头,看电影前要提前去一趟排队买票。买票的队伍长长的,但好不容易挤到售票口的时候,力气小的小孩子们往往又被挤出了队伍。有了电视以后,电影院门前真的是热闹不再了。

八十年代末、九十年代初,“手持大哥大,腰挂BP机”,那是身份和财富的象征。最初听说一部“大哥大”四万多,那真是个吓人的数字!那时我们每月工资只有几十块钱,所以一个区县也只有数得过来的几个大老板才买得起。腰别BP机的人一接到信息,也是一脸的自豪,到处找电话回话。但很快,程控电话、手机便越来越便宜,成了生活中的必备。以前听人说,外国人到亲友家里去串个门,都要提前打电话预约。人们听来总笑话外国人又酸又啰嗦。当我们也普及了电话的时候,串门预约成了自然而然的事,当初笑话外国人那档子事也被忘到爪哇国去了。

九十年代中期,大部分人还不知道计算机是什么,有什么用,只听说那个东西很神,也觉得很神秘。那时我单位一位工程师就预言说,不出五年,计算机就能普及到家庭。但他说这话谁都不信,那时候一台计算机一万多,一般人月工资不过一两百,再说家庭买上计算机干啥呢?可是,好像没过上五年,我身边的人们,几乎家家都有了计算机,而且几年之内不断更新换代,看新闻、写文章、QQ聊天、打游戏、修改图片、编辑视频音频文件……计算机、互联网给人们带来的那种方便、那种无所不能、举重若轻的感觉,真是让人兴奋!它带来的变化第一是效率,以往费九牛二虎之力才能完成的事,现在轻轻松松就可以完成了;第二是距离,感觉世界一下子离你近了,又是那么多姿多彩!后来,我听一位同学说,他们单位在八十年代中期就派人去省里搞培训,金融、银行、税务等社会经营管理行业和部门那时候就开始用上计算机了,只是很少,一个单位有一两台就很牛气了。

手机从80年代末就有了,但最初只有语音通话功能。后来又听有人说,过不了几年,一部手机就可以代替电话、手表、相机、电视机、电脑等等的功能,那时候真觉得不可思议啊!可是,似乎你还没愣过神来的工夫,智能手机的时代来了!无所不在的网络颠覆了人们传统的生活方式,改变了人们的生活。打开微信、QQ等,无论你在世界的哪一个角落,轻轻松松就可以实现视频通话、语音通话;网上浏览新闻,网上购物,网上支付、结算、理财、交友、导航、就医等等,代替了人们已往的奔波、排队;网上学习、网上娱乐、观赏电影等,让我们的生活变得丰富多彩;网上治安监控、社会管理等大大节省了人力和社会运行管理成本;如果你想出行、旅游,手机一点,即可轻松订制机票、车票、酒店等;美篇、优酷、微信公众号等让每个人都成了信息的发布者,又随时可以接收海量的信息。一部小小的手机,现在几乎承载了通讯和计算机技术应用的所有功能。网络,像无数双看不见的手,它无处不在,大大提升了整个社会的效率和人们的生活质量,让我们的生活变得轻松简单、高品质又丰富多彩。只有你想不到,没有它做不到!

短短几十年,网络和信息技术创造了一个个神话,让我们亲历一次次惊心动魄的大变化!今天二三十岁的小青年,从一来到这个世界,就有电、有广播电视、有互联网……他们或许觉得世界本来如此,世界从来如此,一切并不稀奇。而过去几千年、几万年,在人类没有发明电之前,太阳一落山,天地就黑了,人们一直在黑暗中摸索,今天和昨天没有什么两样,这一代和上一代的生活几乎也没有什么两样。可是,历史到了我们这一代不同了,天黑了,灯亮了;然后是喇叭、电磨、电话、电视机、计算机、互联网、智能手机……一步一步,人们从繁重的事物性的工作中被解放出来,人们和这个世界越来越近了。大千世界,尽在掌握,一点也不虚。而只有我们这一代见证了从黑暗到有电、到互联互通的全过程,而这个过程是过去千秋万代的人们从来没有见识过、经历过的! 这注定是一个让历史永远记住的时代,它完成了巨变,在历史的长河中永远闪耀着耀眼的光芒!我们庆幸,与这个多彩的时代相逢,见证了人类历史上科技飞速发展影响人类生活的一幕幕巨变,感受了一次次时代脉搏剧烈的跳动!我们这辈人经常感叹:我们亲身经历的种种精彩和变化,感受到的那些强烈的震撼和冲击,真是前无古人、后无来者。我们有幸,见证精彩!(吕学玲 淄川区原广播电视局副局长)

见证精彩_副本.jpg

Copyright © 2002-2018 淄川老干局版权所有
地址: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般阳路35号
电话:0533-5180329 邮箱: 997423262@qq.com
点击量统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