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老干部风采 > 往事回顾
北苏印象——(黄斯江 淄川区原黄家铺镇党委副书记)

北苏是淄川以西的一个小村庄,传说苏相衣冠冢在此。苏相,苏秦也。苏秦墓旁有苏相桥,桥南为南苏村,桥北为北苏村。

我对北苏的印象,那还是若干年前,我从寨里北沈好歹考上了初中,在淄博市十八中就读,我们班有个叫苗其芝的同学就是苏相桥村。后来,1964年初中毕业,我们相约一块报考了淄博工校,据说那年淄博工校的录取率是八分之一,我们班报考了六个人,分数全达到了淄博工校录取线。这六个人是黄长发、刘相彦、杨光禄、苗其芝、祝祖国、黄斯江。黄长发是我们班数学课代表,因家庭成分是富农不予录取,后来自学成材,是淄川中医院名医。刘相彦也是因为家庭成分原因不予录取。我分到淄博工校分析化学116班。我曾到其芝同学家中做过客,那时候对苏相桥村的主要印象就是绿水很多。当然,那时候还真不知道水的重要。

我对北苏的印象,就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末,淄川农民基金会出了问题。我的一个朋友因基金会欠了他一些钱,从北苏顶了一块地,在北苏盖房子,我给他搞了一些建筑材料送到了北苏,那时候只感到北苏荒凉落魄。我还听说如何乱,老百姓如何敲锣上访等等……

后来,我的一个朋友叫贾希泉,是淄川经济开发区的一名干部,到北苏挂职党支部书记。他根据北苏的实际,与两委一道建立完善了各项规章制度,慢慢的北苏由混乱到稳定。在开发区党委的领导、指导下,选贤任能,大胆启用了李伟同志,为北苏的稳定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

最主要的印象还是去年和今年,我随淄川经济开发区老党员干部到北苏参观学习,感触良多,印象深刻。

去年,老干部参观学习,我因晕车,留在北苏。利用这个时间,我对北苏进行了详细地观察分析,联想到北苏的往事,我写下了这么几句话:

山还是那些山啊,水还是那些水,

土地还是那些土地啊,人还是那些人。

因为换了一个人,

山,不是那些山了,

水,不是那些水了,土地也不是那些土地了,

人啊,也不是那些人了。

北苏社区变了,东方红太阳升,一个国家,一个地区,一个村庄,道理还是相通的。

今年,我又随淄川经济开发区的老党员干部到北苏 “巡视”。我还是抱着参观学习的态度去了,我又晕车了。但我认真听了李伟同志的介绍。他说:我把前几任北苏领导的照片挂在墙上,不忘根本。社区花得每一分钱,公开透明,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就可以看到,面向社会公开。

我还重温了入党誓词。在重温入党誓词时,我在想,说好说,做难做,老百姓不是听你说得如何,而是看你做的如何。

想实招,办实事,求实效,脚踏实地,李伟和贾希泉同志做到了。北苏社区由乱到治、由弱到强的“蝶变”,证明了北苏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,壮丽七十年、奋进新时代快速发展的一个缩影,这就是我作为一名老党员、退休干部眼中的“北苏印象”。(黄斯江  淄川区原黄家铺镇党委副书记)

北苏印象_副本.jpg


 

Copyright © 2002-2018 淄川老干局版权所有
地址: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般阳路35号
电话:0533-5180329 邮箱: 997423262@qq.com
点击量统计